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评后奥运场馆高票价是面向市民殊不可取

发布时间:2019-09-29 01:09:43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评“后奥运”场馆高票价是面向市民?殊不可取

不是谁都能够到水立方嬉水的。这些天,成人200元、儿童160元的水立方嬉水乐园盛传一对父子的故事:话说乐园正式对市民开放那天,一对父子从北京怀柔区赶来,此前他们并不知具体票价,结果,父亲翻遍所有口袋,还是找不齐160元,9岁的儿子在一旁泪流满面。故事的真实性,其实很难验证,然而并不影响公众情绪借此宣泄:这么高的票价是在面向市民吗?

更高票价还在后头。据京城某媒体暗访,利用售票漏洞,黄牛党一番倒腾,原本200元的水立方门票居然炒到400元。也许乐园的主持方还会以此作为门票不贵的说辞:您看,200元都有人炒……

怀柔父子伤情也好,黄牛党麇集也罢,都不过是公众情绪的一种表征。动辄就是服务“市民”,这样的说辞也太强梁了。主办方还一再通过媒体暗示嬉水乐园“酷感十足”、“国际化时尚”……那些“被时尚、被高档”的“市民”们当然要表达不满:早先一切为了奥运的时候,没人宣布“嬉水也要花200块”。

门票坚挺的,还有水立方旁边的鸟巢,50元一张的门票并没有随着鸟巢从“民营”回归“国有”而发生变化。2009年,门票收入依然占到鸟巢经营总收入七成以上。单纯依赖门票的运作模式,在后奥运时期,看样子还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北京奥运会后在每年8月8日举办的那场豪华足球赛事,更像例行公事,象征意义远高于实质意义。巴萨和梅西的魅力,无助于国内的低迷球市,来过了跟没有来过也差不多。

大约是去年年初,“环球嘉年华”落户鸟巢一带,高高耸起的摩天轮,固然为鸟巢吸引了不少人气,但是作为最能象征北京奥运会的鸟巢,其实从来都不缺人气,反倒是喧闹的嘉年华冲淡了鸟巢一带的奥运氛围,杂乱的人潮和没有多少选择余地的消费,让鸟巢这座庞然大物越来越不亲民。一个无与伦比的城市标志性建筑,如果沦落到依靠摩天轮吸引游客,未免有些离题太远。

前不久有媒体披露,2009年,奥林匹克公园除去经营性场馆(鸟巢、水立方和国家体育馆)以外,维护性花费超过6亿元,这些费用基本由市、区两级财政均摊。然而这并不能成为鸟巢和水立方卖高价门票的理由。有关部门首先有责任向公众厘清的,是6亿元公共财政支出都是怎么花掉的,像“森林公园所需人员工资、绿化养护等花费约两个亿”这样的模糊表述,并不能纾解公众的疑窦。其次,既然包括鸟巢、水立方在内的奥林匹克公园均属国有,则必须凸显其公共性。走市场化经营,卖高价门票,固然可暂时缓解一下运营维护的焦虑,但其公共性的缺失,也必将引来公众的质疑。鸟巢和水立方,不是一个城市、一家运营公司的鸟巢和水立方,它们首先是国家的、国民的鸟巢和水立方。此前曾有专家建议,北京应该为整个奥林匹克公园申请世界文化遗产,而文化遗产的首要属性,即是公共性而非赚钱工具。

耗资巨大的鸟巢和水立方,并非不能考虑消化庞大的运营费用,甚至也可以考虑盈利,只是这种考量不能急功近利。毕竟,这两处寄寓了中国人百年梦想的伟大建筑,既是国力的展示,也是民力的造就。围绕着它们已经发生、正在发生以及行将发生的故事,原本就是徐徐展开的全民嘉年华。想想看,如今进京的人,哪一个能抵得住前往鸟巢和水立方的诱惑?如果一味盯着现实的利益,只能与最广大民众渐行渐远。

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两个年头了,上海世博会也日程过半。“后奥运”概念方兴未艾,“后世博”已迫在眉睫。世博会对上海的城市格局、社会经济乃至市民精神都会产生深刻影响。而世博之后,园区场馆的后续利用,世博会资源的重新梳理,早已经成为上海政商学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后奥运”场馆的命运,或能为“后世博”的场馆提供不同层面、不同向度的参照意义。至少从现在看,“后奥运”的场馆利用过分依赖门票经济这一不正常现象,就很值得上海世博会有关人士借鉴和警醒。

如何让大型赛会场地真正成为民众乐园,自然可以进一步展开多种探索和实践。但无论如何,超出一般国民承受能力的门票经济,殊不可取。任由门票经济长存下去,原本是服务民众的文化设施,就有可能沦为向民众索取利益的工具。

胡印斌

量子微整代理

四合院彩绘

云南机床厂

昆明方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