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赤雪情殇下【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54:46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第七章 纤纤

「你?」瞠大的眸子里有些讶异他的清醒。

闇冥微勾的唇畔有一抹浅笑,「妳忘了?妳炼了许多解毒丹给我。」给了他解毒丹,却又愚蠢地对他下毒,这女人呀……骆冰彤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玉臂温驯地圈住闇冥的颈项,仰首承受他的重量与慾望。

湿滑的双舌搅动纠缠,她含住他的舌,吸吮轻啃,惹得他发出低吼,将舌探得更深,盈满她的小嘴,唇瓣因他的掠夺红灩地微微肿胀着。

她有些难受地低喃了一声,往后退了些,「啊……」捉住她胸前丰盈的大手却使劲地按痛了她。

「痛……」她攒紧眉,咬住下唇,他的慾望来得既兇且猛,宜欲摧折她单薄的身躯。

幽邃的眸氤氲成慾望的深井,闇冥低头含住了她左胸前的蓓蕾,急切地拨开她的大腿,下腹的昂挺隔着他身上单薄的布料摩擦着她的腿间……「啊……」骆冰彤无助地拱起身,慾望在她眼前漫起红雾。

透过锩的肩,月娘依旧明亮,清楚地看着她的沉沦。

「啊……」她轻声惊呼,天地一阵翻转,只觉闇冥抱着她坐起身。

粉嫩的双腿跨坐在他的腰侧,形成极暧昧的姿态,隔着他的单衣,勃发的昂扬仍燥热地轻摩戳刺着她。

令她腿间突地湧出一股湿滑,因这几欲淹没她的情慾,她蜷曲了脚趾,无助地理进他的颈项间低吟。

「脱下。」闇冥捉住她的柔荑按在他的胸前,语气仍是一贯地霸道,见她全身泛出红嫣,渗出薄汗,且不断轻颤,他唇问的笑带着野蛮的满足感。

只要点燃起她的慾望,压抑的赤雪,也将有炽烈的热情呵……微启眸子,她将他唇畔的满足看得很清楚,心头悄悄地被击溃了一角。

既然他要的是猎捕的乐趣,那……一旦满足了他,她是否就能恢复以往的平静?

他要的,不就是自己的臣服和仅剩的自尊吗?

淡淡地浮起一抹惨然的笑,轻颤的小手依他所指示的拉开他单衣的结,冰凉的小手探进白衣下的胸膛,平贴着感受掌下的肌理起伏,而后撩下他的衣裳。

背着明月,掩在月影下的俊容看不出表情,只有亮得惊人的眸子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纤纤柔荑在月光下温润得几近透明,抚上了他的脸,细细地想将他的五官刻划在心中。

「我想求你一件事。」她低喃。

闇冥扬起眉梢,「唔?」

因为她的无言与顺从,所以他对她温柔;因为她从不向他要求什么,所以他也不会拒绝她这难得的要求。

看着他如星子般的眼眸,她幽幽绽出了绝美的笑容「如果……你厌烦了我,那么,告诉我。」别让她如妒妇般在猜忌的泥沼中翻腾,扯着发恨恨地想着他会在谁的怀里?

「然后呢?」闇冥的唇噙着纵容的笑。

「然后……」她的眸幽幽地透过他,落到远方,「我离开时,别阻止我。」

她想将最美丽的自己留给他,不论他以后是否记得。

闇冥眼眸一敛,薄抿的唇讥讽她笑了,「好!可妳怎会以为我会阻止妳?」

她是第一个还没被他拥有,就要求离开的女人,这让他的心里不禁湧起微微的怒气。

即使是冷傲如她,女人都愚蠢的自以为自己是不同的!

她定了定神,小脸微微地苍白。是啊!他怎么会阻止她呢?她眨眨眼忍住眼眶中酸涩的感觉,心里微微地嘲讽着自己的异想天开。

大手攀上她丰盈的胸脯,唤回了她的注意,他邪魅地轻诉,「现在,我要妳。」修长的手指扯住她粉红的蓓蕾揉弄,惹来她的娇喘。

不论她的要求能否成真,现在,她莹白的身子是他唯一急欲夺取的目标。

拉开她的膝,长指滑进她腿间的幽密中。

「呃……」骆冰彤因这陌生的接触,陡地僵直了身子。

长指继续撩拨着她,拨开花瓣寻到顶端的珍珠,感觉到掌下的湿润和颤抖,他放肆的笑了起来。

他捉住她粉嫩的大腿,拇指压住顶端的小珍珠轻揉转圈。

「唔……」她嘤咛一声,及腰的黑发在月色中洒出一道如飞洩的瀑布。

趁她迷濛着眼,不住地娇喘时,修长的两指毫无预警地戳刺进她的幽穴,强硬地挤进柔软内。

「不要!痛……」感觉到异物入侵,燃起她下身如火烧般的疼痛。

纤白的指尖焰进了闇冥的肩背,下唇浮出一抹豔红的血滴,那是她忍痛咬破薄唇的结果。

闇冥倾身舔去她下唇的血,笑得有些残酷,在慾望焚烧中的她,卸下了冷霜般的平静面具,浑身泛出密密的汗珠,嫣红的小脸,紧咬下唇的压抑表情,让他好想狠狠地击溃摧毁……

挤入她幽穴的手指未停,还强硬地开始来回进出,明知她未经人事的身子禁不起他如此摧残,但长指却仍执意地刮过她柔嫩的肌肉,刺进她的深处。

他要她记住,是谁掠夺了她的身心……是谁造就了今日的赤雪……他要她永远记得他!在她往后的人生中,也不能摆脱他!

陷入他肩背的纤指无意识地捶打他。她好痛……为什么他不放过她……在痛楚中翻滚的她,送出一串低泣……

「痛……痛……」被箝制住的身子退不开,她只能咬牙承受着身下如刀割般进出的疼。

看着她几近崩溃的低泣呢喃,他竟感觉到一丝残酷的快感。

侵入的长指未停,另一只手则急切地址下自己的长裤,顺势推倒了她。

幽穴中的入侵乍然退出,「看着我,不准躲开。」他捉住她的下巴,不准她闭上眼睛别过头,抵在她幽穴外的昂挺愤然地想在她的身体里宣示主权。

浓长的睫毛颤动着,她缓缓张开了眼,被泪水浸得清澈的瞳孔里,倒映着一轮明月和他鸷猛的眸子。

他低咆一声,身体窜过一道如闪电般的激流。

他用力推开她的膝,大掌牢字的抱住她纤薄的肩,在她拱起身的一刹那间,刺进了她的身体,也敲碎了她眸里最后的一抹纯真……

「啊……」拱身中,银白的泪珠点点撒落,溅成透明的水花,哀泣那被凌迟的痛楚。

血痕斑驳的下唇和按在他宽背上的小小鲜红弯月,皆指控着他的残忍。

幽穴被撕裂后湧出的热红助长了他的进攻,硕大的慾望毫不留情地推挤进她的身体深处,次次不留情地贯穿着她,摆佈着他身下赢弱的娇躯……在激情中,闇冥幽邃的眸子有一丝狂乱。

他一向好女色,却不贪,床第之事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发洩,但,此刻身下青涩且单薄的身躯,虽不懂媚术,也不知反应,却让他失控地亢奋起来,只想深埋在她体内,不愿离去……失控的狂乱让他咬紧了牙关,粗嘎地喘息,大掌握住她胸前的雪乳,阴鸷地看着她脸上愈趋痛苦的表情,心头竟湧出猎捕成功的快意。

结实的腰杆更深更猛地撞击着她雪白的小腹,似宣洩,又似快意,一迳儿地肆虐着她逐渐凋零的身躯,他狠狠地推挤进出她柔嫩的紧窒,一次比一次深猛。

「唔……」她紧紧咬住嘴唇,拚命忍住几乎要叫出来的痛哭,双手紧揪住身下的毛毯,尖细的十指陷入掌心,和着自下身流窜过四肢百骸的剧痛,汇流成几欲吞噬她的黑暗漩涡……透过簌簌的泪水,月影和闇冥在她眼里都成了模糊且不断晃动的影子。

对于她的压抑,他觉得极为不悦,于是将手指硬挤进她紧闭的唇间。

「唔……不……」被压抑在喉间的哭喊声模糊地逸出,难耐的痛楚却仍引不出他的温柔对待。

闇冥粗嘎地低喘,此刻的他,似一只噬血的兽,「说!我是谁?」他要她牢牢记住,是他掠夺了她的纯真。

「闇……冥……」俊脸在她的泪眼中模糊一片,只有他邪佞的眸不变。

从喉间咆哮出胜利的呼声,他抱起她,让她与他面对面跨坐在他的腰间,猿臂擒抱住她不盛一握的纤腰,毫不留情地压下她,更深地承受他那硕大慾望之源。

「不……」她几乎已无力承受他更兇猛的侵犯,娇弱的身躯颤抖得知风中柳叶,她的体内撑满了他,随着他的每个动作,带刺的痛楚敏感地流窜着……他低头咬住了她胸前不住轻颤的粉红蓓蕾,噬血的齿舌啃咬着她柔嫩的肌肤,如品嚐最鲜美的果实。

「啊─」她雪白的身躯佈满汗珠,长发湿黏在脸颊、肩背,映着月色,煽情而妩媚。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在痛楚翻腾中,骆冰彤无声地呐喊。

泪眼滂沱的雾影中,她颤声地问:「我……是谁?」

她想知道,闇冥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的存在?哪怕只是一时片刻也好。

闇冥像是听到笑话般,粗喘的唇边勾起邪笑,将她一双无瑕的长腿缠绕在他悍实的腰间,打算更深切地侵进她。

「妳……是我的赤雪,永远都是我的。」随着喘息的语调,身下的昂挺不住地摆动侵犯着她,握住纤腰的大手也随着韵律一次坎的摇晃摆佈着她,漠视她的哭叫,迳自吞吐着自己的慾望。

赤雪!他的赤雪呵!

锩的话如雷砸般劈中了她的心,混沌的神智倏地清明──

「不!我不是赤雪!」她哭喊挣扎着,泣喊中揪心的苦痛如血似的喷洒在空气中。

「我是骆冰彤、骆冰彤!我是骆冰彤……」她哭叫着捶打他,让他差点捉不住她扭动挣扎的身子。

赤雪是虚幻的假面,是他创造出来的影子,她是骆冰彤,没人要的骆冰彤啊……突来的挣扎引发了闇冥的强烈慾望,他猛地擒住她挥舞的手腕,扑倒她,一手抬起她的膝,狂猛地、深深地冲刺……

滚烫的泪水在她颊上奔流,没入发间。摆脱不了他的掌握,被他高大身躯压制的瘦弱娇躯,只能呜咽地承受次次贯穿她下体的痛楚。

明月以不忍见她的苦痛,悄悄躲入了云雾之后。

雪白的身躯随着他的冲刺而晃动,淌着泪的无神双眸越过他,落在幽幽的远方……她什么都不要,只乞求他的一丝温柔。

而他,明明能减轻她的痛楚,温柔地待她只怕是一时虚伪地诱哄,她也甘愿。可他却不愿!反倒选择了以粗暴的方式,加速她的沉沦,让她坠落在无边际的绝望深渊……她要的,总得不到,总得不到呀……闇冥加重了喘息,在她柔嫩紧窒的体内深地冲刺数回后,吼出纯然的男性慾望,喷释出炙热的种子,最后颓然倒在她雪白的娇躯上。

西宁除腋臭手术哪家好

卵巢早衰的比较好治疗

厦门哪家人流好多少钱

江孜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