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央视曝光山西煤运设卡中饱私囊

发布时间:2019-09-29 03:52:59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央视曝光山西煤运:设卡中饱私囊

● 罚款五三二分成 半年罚款至少上亿元

明明是执法检查的站点,执法人员为了自己捞得一些好处,反过来主动出主意让货车车主少缴纳罚款,对于打算交纳罚款正常过关的行为,检查人员讽刺为大脑缺血。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马头关煤焦管理站发生的这一切,着实让人困惑。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相反,记者看到了更为离奇的一幕。执法站点的工作人员主动出主意帮助车主逃费,对本打算正常缴纳罚款过关的行为,执法人员竟斥之为大脑缺血。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在路上设卡执法的居然是一家企业,他们罚钱的权利又是怎样得来的?罚来钱又怎样处理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在山西大同采访期间,记者始终没有见到过煤焦营业站、煤焦管理站的检查人员出具过执法证件,在记者所见到的所有罚款收据上,行政处罚决定书一栏也全是空白,那么执法的究竟是哪家单位呢?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负责人

副站长:嗯,我们一直都是企业。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

副站长:我们这个单位本身就是企业性质。

记者:那企业性质,我听有人讲你们这有处罚权啊,罚款权。

副站长:那是省政府赋予的权利,煤销管理,我们总公司是煤销集团。

根据行政处罚法,行政处罚由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这位负责人的回答让记者吃了一惊,为什么是企业在行使行政处罚权呢,这位负责人所说的是否真实呢,记者来到了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该公司管理着作兴煤焦营业站,公司办公室主任姚天科证实说,站里负责人的说法没有错,并且罚款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包括姚天科本人在内的员工的收入。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姚天科

记者:意思是说,你现在罚到款收到钱了,(上级)才给你开支,罚不到款,收不到钱,就不给你?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姚天科:对,就是这样。

记者:你这体制太奇怪了,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姚天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姚天科向记者透露,实际上大同市境内的煤焦管理站、营业站是2013年10月20号才恢复运营的,在此之前由于煤炭行情不景气,已经停检了一段时间。这次恢复运营依据的大同市管理部门的文件,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姚天科还拿出了文件,大同市煤炭工业局这份2013年10月14号下发的关于调整公路运输处罚标准的通知显示,为帮助煤炭企业摆脱困境,给煤炭企业创造宽松的发展环境,对无煤炭销售票,或者票吨不符出现量差的煤炭,按每吨60元标准进行处罚。文件结尾还补充注明,从4月10号起,处罚标准从每吨60元调整到30元。那么以浑源公司管理的范围来说,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罚款收入是多少呢,公司又能获得多少呢,对此姚天科并不愿多说。记者来到了大同市煤炭工业局,工业局和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在同一个院子里办公,相距不到50米,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和大同煤运公司纪委书记李文全接待了记者一行。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

李钧:要逐步规范,但是如果你说要是把这个都停了,每天车辆哗哗哗出去,什么票都没有。什么地方拉的煤也不知道。

记者:但是这个跟国家法律是相抵制的。

李钧:有点抵制。

央视曝光山西煤运:设卡收费 中饱私囊

山西省人民政府第212号令的规定

李钧说,煤炭运销集团负责执法罚款的根据是《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使用管理办法》,也就是山西省人民政府第212号令,省煤炭运销总公司所属的煤炭出省口管理站负责核查回收出省的煤炭销售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煤炭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委托其所属的煤炭纠察机构对本行政区域内煤炭销售票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查,行使行政处罚权。但在实际操作中,以他所在的安全纠察队来说,只有二十几人,根本无力执法,就变成了煤炭运销公司人员执法,当地政府对此也心知肚明,但却没有别的选择。那么罚款收入又去了哪里呢?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纪委书记 李文全:你说现在的收费啊?现在的都交给市财政。

记者:财政怎么管理呢?

李文全:财政就给我们一个比例,按照比例,然后这就是你们的工资。

记者:多少的比例啊?

李文全:5:3:2。

记者:5是交给财政,3是给局里了。

李文全:不是这样,3是县级,属地的。2就是我们的经费。

记者:这个也是违反国家相关规定的。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 :对。

记者:国家是禁止按比例返还的,是不是?这都是属于违规的。

李文全:现在这个收支吧,没有这个(罚款)根本不能干。现在的职工你也看到了,职工真的吃不上饭。我去了以后,看着真的挺可怜的。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 :权宜之计,如果没有这一招的话,更乱了。这么多的煤检站,咱们这是应运而生的。

李钧和李文全告诉记者,虽然明知执法,罚款,返还都违规,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这么做,那么以大同来说,从煤炭运输车辆上得到的罚款能有多少呢?李文全说,从2013年10月20号恢复罚款以来的总体情况他们没做统计,但近段时间平均每天的罚款情况他掌握得比较清楚。

李文全:现在这两片能有五六十万,一天。

每天罚款五六十万,那么从2013年10月20号到现在半年时间里,不算通关报号等暗箱操作,粗略估计大同从煤炭运输车辆上罚款就近亿元。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的违规罚款、按比例返还,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新中国行政法学的创始人和带头人应松年教授告诉记者,这种事情简直难以设想,背后必然滋生腐败。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应松年:那还能叫处罚吗?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吗?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希望惩罚这些超载的人,以后不要超载了,或者是其它一些违法行为的,都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处罚的制度来控制住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了。要是按照这个办法弄,那完了,他会想尽办法(罚款),要弄清楚啊,这个钱变成了你个人的钱了,可以拿来大家分的,还得了。

应松年也曾经对山西的煤炭生产、运输给予过关注,应松年说,山西对煤炭运输准销票的管理从制度设计上是好事,但在实践中由于缺乏监督,反而适得其反,变成了少数人牟利、腐败的工具,从而导致非法煤炭生产泛滥,超载运输失控。没有监督的制度反而不如没有制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松年:因为现在,苍蝇比较多,到处都是,我们拍苍蝇的力度远远不够。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们这个监督制度没跟上去。这个监督制度就包括了,你主动去查,像这种事情也不难。包括了当事人受到这种乱来(乱罚款)以后,他可以去告,这两方面都可以。

而在和大同市煤炭工业局、大同煤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交谈当中,记者发现,对于包括煤炭运输在内的公路管理体系如何变革,他们也充满了期待,李钧和李文全也盼望改革,但比改革更实际的,是生存问题。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纪委书记 李文全:煤检站取消了职能以后,什么收费都没有了。整个队伍大概有三万多人,这个队伍怎么弄。这都是正式职工,全都是正式职工,怎么办,谁养活。省里面我估计也在研究,怎么过渡。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 :得有一个过程。

● 半小时观察

从一月份到四月份,多路记者对山西大同道路运输的执法状况进行了采访调查。采访越深入,越能深刻感受到围绕煤炭生产、运输形成的道路乱罚款现象依旧严重,沿途货运的司机深感无奈。在部署全国交通运输公路执法专项整改工作时,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提出,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对交通运输公路执法工作进行大排查、大检修、大扫除、大整改。但可以看到,在部分地区的道路执法部门和执法人员眼里,马路依旧是他们个别部门、个别人的提款机,党纪国法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即使是在主管部门为期三个月的全国整改行动期间,个别道路执法部门和执法人员也是毫不在乎,我行我素。每一个货运司机都欢迎主管部门壮士断腕的勇气,但法律和政策真正要落实到每条马路上,更多需要依靠的,还是各地各级主管部门的共同努力。一分部署,九分落实,落实的情况如何?国法是不是真的记在了心里,我们期待着真正的答案。

(责任编辑:伏文飞)

木制玩具

企业信用等级证书

北京回收服务器

微商引流